标签: 日语学习文|吴羽舒

2010年,那是大三下学期,已经没有太多课了,有时候会跑到教学楼找个安静人少的教室自习。

有一天下午进了一个安静的教室,人不太多,看了一会儿书后突然走进来一位女老师,然后开始用日语上课,原来这是人家的课堂啊!

我震惊了,难道这所理工类学校还有日语专业,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查资料显示: 日语专业组建于2003年,属于外国语学院)

然后听到老师叫一位男同学到讲台上做学习分享,那个男生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萌”字,然后介绍说最近日本在流行“萌文化”,形成了一种“萌现象”。

对于什么是“萌”,他解释道,这个字可以拆解成“十月十日”,这个本身就是一种“萌”,有时候可以将它理解成“卡哇伊”,但稍微少一点点甜度。

当时听这些感觉还是蛮新鲜的,现在的人对“卖萌”、“萌萌哒”等口头语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2012年,当时在北京工作,和一个老乡兼同级校友联系,他说去珠海工作了一年后又回到西安了,现在一家对日外包软件公司上班,然后分享了一些他穿和服参加学习活动的照片;大概半年后,他就去了日本工作,至今也有十年了。

2013年,当时百度部落格和百度空间还用的挺多,然后和一位网友认识了;他是西安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毕业的,当时在南京一家对日外包软件公司上班;据他介绍,他们公司开发的手机app是专门服务日本女学生群体的,颜色要使用粉色系,界面要卡哇伊,按钮图标要做成各种萌萌的动物小头像,然后自拍美颜加分享到Line等社交媒体,听着还蛮有趣的。

2016年,看了东野圭吾的小说“白夜行”中文版,然后心血来潮买了一本日语版做纪念,看到又厚又大的中文版对应日语原版竟然是这么一本小小的册子,心想还真是够“小”巧。

说了这么多,是因为过往很多次都有了学习日语的念头,但都没有坚持下来,做了思想上的巨人,成了行动上的矮子。

很多次我给自己找的理由是时间有限,学习日语不如学习英语,一来日常工作用得到,二来通过英语可以接触到更多东西,收益会更大。这些都有道理,也确实如此。自己的英语水平还不太好,读和写勉勉强强,听和说是彻底没戏,之前有一次和一个印度裔同事通话讨论技术方案,我没听懂他说啥,他估计也没听懂我说啥,总之一言难尽。

这几年图灵社区出了6本“自制”主题系列书籍,都是从日语原版翻译过来的,涉及了操作系统、CPU、编程语言、搜索引擎等,看了几本还是感觉很不错的。

已经进入2023年了,生活时不时陷入一种恐慌和焦虑当中,身体健康朝不保夕,说不定哪天就歇菜了,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任何时候开始学习都不算晚,只要真心欢喜就好,所以,我又双叒(ruò)叕(jué)要开始学日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