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随笔 文|吴羽舒

进入腊月后,武汉时不时有肺炎的传闻,但好像看起来不太严重,自己早就决定这个春节回老家,便慢慢的准备着。

想过坐飞机或高铁回去,费用都可以接受,但下了飞机高铁还有一两个小时的路程,这段会比较折磨人,而即使到了家里,之后的出行也会特别难。

如果自驾回去,不但可以带上大量的生活用品,还很灵活自由,随时可以走,想停可以停,除了开车比较累和有风险,其它的烦恼都没有了。

我心里是想开车回去的,但担心长途来回接近三千公里,如果车子出点状况就很麻烦了;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问题,我焦虑的准备应急方案。

首先,我在B站看了很多关于车子保养、应急处理的视频,学习了换雨刷、换轮胎、自主充气等教程,还看了一些UP主讲解的长途开车注意事项。

然后,去知乎看了很多关于长途开车的帖子,大致知道了遇到情况如何处理,准备什么东西可以有备无患,还有怎么合理规划行程,做到胸有成竹。

最后,出发前几天去4S店做了全车检查,把我的计划和修车师傅聊了聊,重点检查了轮胎,增强了信心。

该准备的除了防滑链没有带,其它都准备差不多了,然后就是每天看导航,注意沿途天气变化。

为此,我准备了一个本子“行军指南”,列出了需要带的东西挨个打勾,然后把沿途31个服务区的距离和时间都记好,心中大概知道哪里停车休息。

但真正到了出发那天,比预期迟了一个小时;媳妇按响两声小喇叭(那是小孩的一个尖叫玩具,用来提醒我不犯困)记下出发时间,怀着忐忑的心出发了。

经过重重的隧道,在出陕入鄂的最后一个服务区停下来休息,天空飘着细细飞雪。

到了武当山附近,发现不少人都戴上了口罩,肺炎的消息不断传来,情况已经变成会人传人了。

天黑时分到了鄂州附近,简单停留,犹豫到底要不要按原计划住酒店,天空下着细雨,但儿子大喊一声:“下一站,回家!”,然后,我们继续飞驰。

出鄂入赣后庐山附近那段比较惊险,天空下着雨,山地起着雾,妻儿已经入睡,我人中抹上风油精,靠着一罐红牛,终于到了仙女湖。

我打电话给家里,告知会连夜到家;等到了家里,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

已是腊月二十八,但家里年货什么的一问都还没有买,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睡觉。

一觉醒来,武汉已经封城了,情况比想象的还严重。


好几年没在老家过年,这次回家买了一套餐桌椅和一台电视,孩子们有电视看就很开心,还算热闹。

这次回来过年,心情很复杂;这里有成长的记忆,也带给我无法磨灭的痛苦回忆,那些事情让我至今想起来就难以入眠。

回去第二天和家人谈到想在老家给自己盖一间小一点的房子,但选来选去都没有合适满意的地方,后来想了想今年肯定是弄不成了。

除夕那天一大早起来,沿着田边马路走了几圈,然后独自去母亲墓前,看着已经被野草侵占的小道,自己气喘吁吁艰难的爬上山,痛哭了一场。

坐在山上,看着不远处的小山村,想到家家都已经盖了新房,而自己尴尬的处境,只能苦笑;这里似乎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或许我早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那天早上是在堂弟家吃的饭,算起来,我已经十二年没去过他家了,当然也十二年没去过他家吃饭了;其实,何止他家呢,我已经离开很久很久了。

房子选址的事情又折腾了两天,比我想的更复杂;我原本的意思是选个地方随随便便盖个小房子,让自己回来有个落脚的地方,但不随人愿。

两个姑姑和两个舅舅年前已经去看望过了,年后又看望了一个姨家,都是感慨万千,却又聊得不多,全是触景伤情了。

随着疫情越发严重,再待下去亦无益,便决定按计划初三启程回陕。


初三吃过早饭出发,上高速后,路上基本没有车,到仙女湖休息吃泡面,整个服务区就两辆车;检查了一下轮胎,发现前右轮有一道划痕,有点担心路上会出故障。

为了避免在武汉两百公里内停留,入鄂后加满油,休息好后一路狂奔,到离武汉越远越好的地方再休整。

武汉附近特别静,静的让人发慌,高速上因为没有人清扫,可以看到鸟和猫之类的动物尸体,然后高速路上孤零零的就自己一辆车,时不时的路上飞起几只鸟,就像游戏里面一样。

只好关了车窗和空调,紧张兮兮跑到远远的地方休息,休息后就基本要入陕了,速度因为隧道降到80左右。

岳父岳母隔一段时间打电话来询问情况,真是归心似箭,却又不得不限速,无可奈何。

等到了家后,感觉自己已经累得不行了,之后好几天自己的腰都不舒服,靠着媳妇帮忙才慢慢恢复。

很庆幸自己是开车回去的,否则不知道在当前疫情下会发生什么事。

这次往返三千公里回老家过年,好在车子一路给力,加上妻儿一路都是很好的队友,自己颇有感受。


估计又要过些年才会回家过年了,本来如果房子选址顺利,很快就可以盖个小房子的,但现在看来不知道要搁浅多久了,也许就再也不会有这个念头了。

很多事情往往就是一念之间。

因为房子选址,我一家一家的去了叔伯兄弟家,也算是都见到了,也清理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换上了新的画面。

回来后这段时间,需要自我隔离14天,整天疑神疑鬼、心神不宁,现在也要收收心了,将精力投入到工作当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