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随笔 文|吴羽舒

早上出门的时候,孩子说天上有朵积雨云,陈洁洁只是笑一笑。

但从幼儿园门口出来时,眼看天色愈发低沉,怕是一会儿真有雨,心里不免有点担心。

宋强坐在车里并未熄火,陈洁洁把孩子送进幼儿园后,像往常一样坐上车把接送卡装到包里。

「哎,不是这边,我今天不上班啊!」,宋强启动车子刚要往南走,陈洁洁笑着叫了起来。

宋强只好拐弯向北,可不是嘛,每天送完孩子上学接着送媳妇上班,都成条件反射了。

今天陈洁洁不去上班,而是去一家新公司面试,目前这个工作实在是干不下去了,招的新人工资比老员工高,而老员工工资却死活不涨。

不过几分钟到了地铁口,和宋强告别后坐上三号线地铁。

陈洁洁想起这一年来的工作,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夫妻彼此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又想起因为这份工作老是加班,宋强常带着孩子在公司楼底下等自己下班,而自己却迟迟无法下楼,想到他们父子俩失望而去,心里有几分愧疚。

地铁播报下一站就是小寨了,陈洁洁大学就是在小寨附近读的,那里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深深的印在她的心里。

面试经理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身捯饬的挺有派头,把她简历反复的看。

「咱们以前认识,我叫张明程,还记得吗?」

看陈洁洁一脸茫然,张明程帮着回忆:「好几年前吧,那会你刚毕业,去参加一个招聘会认识的。」

陈洁洁努力的想,但还是想不起来,但听到张明程说:「那次,我不但请你吃饭,最后还开车送你去你男朋友学校了!」,她差点尖叫站起来。

她的思绪迅速回忆,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那时大学刚毕业,去参加一个招聘会,然后张明程代表公司来招人。

本来是说说说笑笑,后来到了午饭时间,就一起吃了顿饭;吃饭期间,问起她有没有男朋友。

陈洁洁那时正是情窦初开热恋期,就很开心的分享了自己的幸福爱情生活。

可能是她太高兴了,说的太快,说的太多,说的太投入,让张明程觉得自己应该告诫一下眼前这位天真的傻姑娘。

张明程等她平静下来,说:「你现在还太年轻,还把爱情看的太重,我告诉你,爱情靠不住!」

「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啊,怎么爱情就靠不住,我相信我男朋友。」,陈洁洁觉得对方说这样的话很没有礼貌。

张明程笑着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毕业就分手!」

看陈洁洁没有说话,他接着发出自己的忠告:「这男人啊,出了社会以后诱惑太多了,谁还看重爱情啊。」

陈洁洁无力的反驳到:「反正我相信我男朋友。」

「在生意场上混,这样的我见多了,信不信我叫我公司的女公关,一天把你男朋友拿下,敢不敢试试?」

陈洁洁觉得自己该走了,真不应该吃这顿饭,听这些混账话。

出了饭店,外面却已经是濛濛细雨,张明程跟出来说,干脆他开车送一段。

当知道陈洁洁是要去男朋友学校时,张明程觉得这趟非送不可了。

一路上张明程看陈洁洁有点生气,忙道歉的说:

「其实我刚才说那番话没有恶意,我一看你就像自己的表妹一样,是怕你在感情世界里陷得太深受伤害。」

大学城这边倒没有下雨,车子停到宋强学校门口,陈洁洁心情好了不少,想着不管怎样,人家送了自己一趟,还是笑着感谢了张明程。

这次陈洁洁来找宋强也是临时起意,可能是张明程说的那番话让她心里堵的慌,只有和宋强见一面好好聊聊,她才能心安。

宋强来到学校图书馆外,见陈洁洁伫立在花坛边招手,并未表现的有多么喜悦,他正为自己被打扰而不快。

他是如此冷冰冰,陈洁洁只好开口说:「你猜猜今天我怎么过来的?」

「我猜不着,坐公交车呗,还能怎么过来」

「不是,你肯定猜不出来,是别人开车送我过来的。」,看着宋强狐疑的眼神,陈洁洁一脸兴奋。

「我今天去参加招聘会认识的,他请我吃了顿饭,还说我像他表妹,一见我就想带我回家下面给我吃呢,哈哈」

宋强觉得不可思议,她竟然会这样随随便便和陌生人吃饭,还这样一脸得意的说出来。

「他劝告说爱情靠不住,不要陷得太深,不然最终受伤的还是自己。」

宋强有点怒了:「他谁啊?既然爱情靠不住,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陈洁洁觉得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好生气的,甚至觉得有点委屈,赶忙说:「我当时就反驳他了,我说我相信我男朋友!」

宋强没好气的用鼻孔哼了一声,表示听见了。

「他还说,派公司的女公关来,一天就可以把你拿下。我只告诉他,不需要派谁,反正我相信我男朋友!」

陈洁洁看宋强还有点生气,但脸色已经缓和很多了,依偎在他肩膀上,柔声说:「我以后不跟这种人说话了,原谅我涉世未深!」

但宋强感觉受到了侮辱,冷冷的说,「其实你可以让他派女公关来,看能不能把我拿下?」

陈洁洁忙摩挲着宋强的背部,着急的辩解:「哎呀,不生气了嘛,这次是我不对,我不该坐他的车,听他说这些混账话。」

宋强却不依不饶:「事情做了就算了,你还好意思恬着脸给我说,什么带你回家下面吃,你知道他在占你便宜吗?」

「什么占我便宜?北方吃面很正常啊,家里做顿面招待客人才重视啊?」,陈洁洁急的要哭了。

「哎,我怎么和你说呢,算了,我们分手吧!实在想不到,这天底下还有这么笨的女人。」

宋强这句话仿佛是验证了张明程的话,陈洁洁简直不愿相信自己的耳朵,转身朝校门口走去,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下来。

看陈洁洁边走边哭,宋强倒觉得自己做的有点太过了,就拉了拉陈洁洁的手,「就回去了?要不吃完饭再回去吧?」

陈洁洁甩开,没好气的说,「都分手了,还吃什么饭?」

就这样,宋强跟着走出校门口,目送陈洁洁坐上公交车,然后垂头丧气的回到图书馆。

「前一秒在天堂,后一秒在地狱。」

这是陈洁洁当晚发给宋强的短信,宋强没回,等到凌晨才回了一句:「明天我来找你吧」。

陈洁洁很快回复了一个字:「好」。

两人很快和好,后来共同组建了家庭,说起这个事情,两人都当做一件笑谈,为彼此当年的举止感到好笑。

这件事情逐渐淡忘了,所以当陈洁洁认出眼前这个面试自己的人就是当年的张明程时,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明程笑着说:「怎么样?你的爱情经受住了考验吗?」

陈洁洁明白他的意思,理了理头发,很骄傲的说:「我的爱情不但经受住了考验,还开花结果了,孩子都上学了!」

有了以前的事情,陈洁洁没有和张明程太多纠缠,匆匆回答了几个问题就离开了,并且决定自己不会来这家公司上班。

宋强正坐在一个角落喝胡辣汤,每天送完老婆孩子后,他都在这家小店吃早餐。

陈洁洁发来信息,说已经坐上回来的地铁了,让去地铁口接她。

宋强心想虽然自己边玩手机边吃饭,的确有点慢,但她也回来的太快了吧,难道面试不顺利?

陈洁洁看起来心情不错,坐上车就把广播关了,用手机播放了音乐,是《雪山飞狐》的主题曲《雪中情》。

宋强故作轻松的问:「怎么?这么快就面试完了?」

陈洁洁没好气的说:「哎,就是一个小公司,关键那面试官贼眉鼠眼,一看就烦。」

宋强哈哈一笑,问:「你知道我每天吃早餐那个老板娘叫什么名字吗?」

「叫啥名字?」

「罗艳艳」

「燕子的燕?」

「美艳的艳,哈哈。。。」

车子一路向南疾驰,陈洁洁看窗外云淡风轻,早上那团积雨云早已不知去向。

可见,即使看见积雨云,也未必会有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