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随笔 文|吴羽舒

那是一个暖冬的上午,吃过早饭,村妇们三三两两在墙角下晒太阳,聊着闲天。

阿杏嫂是一个中年妇女,腰上围着围裙,刚忙完厨房的活出来倒泔水。

看着邻居家门口坐着几个妇人在聊天,怏怏的走过去。

见她正走过来,这厢有人给打招呼,一大早忙活什么呢?

这正问着了,她看似漫不经心的说,今天我的一个远房外甥要来做客;又自顾自的说,说起这个外甥,也蛮长的话柄。

他本来有个哥哥,两人就差一两岁,十一二岁读初中的时候,两人骑单车跑到高速公路上去玩,他哥出车祸死掉了。

他也吓傻了,说话都懵懵懂懂了。

人人都说,蛮可怜,那么好的两个儿子,老大死了,老二傻了。

他父母受不了这么多闲话,就带着他去广东打工,十几年没有回来。

最近回来了,我上次见那后生是一表人才,很有灵性,还带回来了个女朋友,这次回来就是要到老家结婚。

今天他要带女朋友来家里做客,我就不刚杀到一条鱼儿,砍了几斤猪肉。

围着饶闲话的几个妇人听了,交头接耳的感叹几句不容易的话。

临近中午时分,果然有个年轻后生来了,一手拎着猪肉瓜果礼品,一手挽着一个年轻姑娘。

后生见这些妇人盯着他两看,指指点点,心里不好意思,挽着的手也松开了,年轻姑娘脸也红了。

有个年轻妇人冲他们打招呼,来了啊,蛮能干,女朋友蛮标致。

话说完,又对着下屋喊道,阿杏嫂,来客了,快出来接客哦,等了一上午,这会儿人又不知道哪里去了。

阿杏嫂急匆匆的走出屋来,边走边说,在呢,这么早啊,快进来吃杯茶。

拉着后生和姑娘往屋里走去,回头说道,晚一点来家里坐会儿。

后生走的时候已是午后,看起来心情有点低落。

过了没几天,又是一个晨后晒太阳的闲聊,阿杏嫂怏怏的过来说,上次来的后生一家又回去广东了,没在老家结婚。

众人忙问怎么回事,原来是有人说那姑娘眉宇之间有点像后生死去的哥哥,然后所有人都越看越像,议论纷纷。

姑娘知道这个事情后,觉得后生一家找自己就是因为自己长得像他哥哥,心里有了疙瘩,闹别扭不想结婚了。

众人听了唏嘘不已,都说不知道后生一家什么时候会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