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强的联盟

『 好战的法国试图说服它的同盟国参加对伊斯兰国的战斗是完全正义的战争。』

在11月13日巴黎恐怖袭击之后,法国人毫不犹豫的决定以军事行动来回应。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法国进入战争状态』,并且伊斯兰国将被毫不留情的消灭。法国战斗机从戴高乐号航空母舰起飞轰炸位于叙利亚的伊斯兰国目标的画面每晚都通过电视新闻播放。同时,还在法国首都大街上部署了额外的5000名士兵进行巡逻。

这一周,奥朗德先生马不停蹄的寻找同盟组成『伟大的联盟』来参加这次『伟大的战斗』。他计划七天内与七个国家的元首进行会谈,其中包括在华盛顿的奥巴马和莫斯科的普京。对于法国来讲,在他们首都谋杀130条人命已经构成『战争行为』,需要用远超过美国去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进行的空中打击军事行动来反击。

奥朗德先生在该地区成倍的加大了法军的空中打击力度,而其它支持力量也将陆续加入。英国的卡梅伦说他将要求议会授权对叙利亚进行空中打击。奥巴马先生承诺进行更紧密的目标定位情报共享和加大对伊斯兰国的攻击力度。但奥朗德先生的蓝图更加宏伟:他说希望欧洲和俄罗斯团结起来组成一个『前所未有』的联盟来对抗伊斯兰国。

首当其冲,就是法国总统需要不断在一个正式的联盟中周旋。但他依旧希望可以和俄罗斯人达成共识,因为俄罗斯上个月在埃及因爆炸攻击牺牲了224条人命。但法国今年刚刚取消了两艘出售给俄罗斯的西北风级军舰,这让寻求共同打击伊斯兰国难上加难。法国常说要『彻底消灭』恐怖分子集团。俄罗斯宣称要将他们追杀到『天涯海角』。最终,俄罗斯命令在戴高乐号附近海域的军舰共享位置信息,形成一种精神上的联盟。

『拥挤的天空』

在叙利亚多个未经协调的战斗行动同时进行的风险在11月24日终于因为土耳其击落俄罗斯的喷气式战斗机而一发不可收拾。当然解决这个问题的外交挑战是巨大的,不仅仅因为与美国的间隙,还涉及如何对待阿萨德先生的问题,俄罗斯将他视为对抗伊斯兰国的基础。法国一直坚决要求阿萨德下台,但现在想优先打击伊斯兰国。

法国已经援引了『欧洲共同防卫条款』,在不久的将来,法国有很大机会赢得欧洲的支持。在可能的英国空中打击之外,法国还可能从德国获得空中情报。其它方面的行动也能获得或多或少的帮助。作为欧洲仅有的两大军事力量之一,法国一直不愿介入外国,主要是因为普通民众对于在伊拉克战场意外伤亡留下的心理创伤还没有痊愈。上周恐怖分子在马里的一个旅馆谋杀了至少20名人质,但法国在马里有超过1000名士兵,现在法国可以稍微松口气了。德国可能会向马里派遣650名士兵。

现在欧洲国家对法国释放了大量的善意,一部分是因为深刻认识到发生在巴黎的屠杀随时可能在其它地方发生。但还没有其它欧洲国家领导人使用『战争』一词。作为对恐怖威胁的回应而关闭了布鲁塞尔四天后,比利时从各方面看起来都处于战争边缘。意大利外交部长在谈到为法国提供帮助时,反复强调『这并不意味着意大利需要感觉在打仗一样』。

战争的讨论激起对胜利的渴望。『对于战争,人民认为有开战、过渡和终结,但与恐怖分子的战斗是旷日持久的。』战略研究基金会的海森伯格说到。

法国政府没有沉浸于内疚当中。 『这次攻击就是战争行为』,总理瓦尔斯说到,『传统上来讲这不是,但这就是战争』。他又说道,通过对这次威胁『定性』的方式,来提醒普通民众,恐怖分子威胁将持续好几年,可能还包括化学武器攻击。这也可以帮助获得议会批准将『国家紧急状态』额外延长3个月。同时给予了警察部门不经司法授权而进行搜查的权利:目前已经进行了1233次搜查,在房屋抓捕行动中抓捕了266人并收缴了230件武器。

有些人抱怨高压行动毫无作用。但是,至少现在法国似乎对这次入侵非同寻常的宽容。瓦尔斯先生所在的社会党政府正式通过了前所未有的措施来保护政治权利,得到了广大民众支持,而公民自由左派的声音不见了。在一次调查中显示超过84%的法国民众表示准备好接受长期的自由限制。残酷的恐怖袭击强烈的改变了法国人的生活方式,这个国家似乎准备好在公民自由和国家安全之间找到平衡。也许很快就会发现,欧洲其他国家并没有做好这样的打算,除非其它地方也遭受到死亡袭击。

:翻译过程中发现这篇新闻报道的内容好像主题不是很明确,各个部分又好像不是很连贯,甚至有点东拉西扯。后来一想,也许新闻报道就是这样,尽量引述多方面的观点,但自己不带入主观的判断、观点,从而保证客观性。当然,也可能我压根没看懂。